镍合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镍合金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嘘我是国安局的我们谈的是保密恋情国内国际国内新闻资讯生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6:24:15 阅读: 来源:镍合金厂家

“嘘,我是国安局的,我们谈的是保密恋情” 国内国际 - 国内新闻 - 资讯生活

她为恋人花了近8000元……

2011年12月5日,在离李敏家不远的一个茶楼,李敏和周强第一次见面。

周强做完自我介绍后,摸出了自己的身份证,北京户口。?

???????

“我在北京国安局工作,现在是在重庆出差。”还没等李敏发问,周强就解释了李敏一直疑惑的问题。

“你是国安局的?”李敏想看看周强的工作证。

“嘘,你小点声。”周强面露难色,马上压低了声音再次强调,他们是保密单位,而在他调回重庆前,他们谈的是一段“保密恋情”。

电视征婚认识的 “我工作比较保密”

家住北部新区的李敏今年35岁,2011年11月上旬,未婚的她参加了电视台一个征婚栏目,栏目录制结束后,她把自己的身份信息留给了栏目组。

“你是李敏吗?我在电视上看到的你。”大约10天后,李敏接到了一个电话。节目播出后,她每天都能接到十几个类似的电话。

“我叫周强,今年33岁,在北京工作,希望和你认识。我过几天要到重庆出差,不如先见面再说。”

李敏说,周强比她小2岁,原本她是想拒绝的。但电话里,周强很真诚,她也不好再拒绝。挂电话时,周强没忘了给李敏留下QQ号码。

过后的几天,周强又和李敏通过几次电话,在QQ上两人也聊了一些,周强的网名叫“铁血柔情”。李敏发现周强说话轻声细语的,很有涵养。

李敏有些爱上周强了,但还有一点让她很疑惑。

“不要给我主动打电话,我的工作性质比较保密。”每次聊完天,周强总会这么叮嘱她。电话里李敏几次想问清楚,但都被周强回绝了,两人商定等见面时再说清楚。

先说给她买了车,又说给她买别墅

接着,就发生了文章开头的一幕,周强说他在北京国安局工作,他们谈的是“保密恋情”。李敏心里最后的疑惑也解除了。

“他的工作性质我能接受,更何况他马上就要调回重庆了。”李敏说,周强说如果调回重庆的话,他很有可能是去海关工作。在李敏看来,海关是个好单位。

12月10日,周强住进了李敏家里。

“我对重庆也不熟悉,有时间你去帮我买个无线上网卡吧。”每天周强都是早出晚归的,虽然他只是在上班出门前随口一说,但懂事的李敏马上就花2400元给他买了。

有天下班回家,周强给李敏带回了一张车辆购置税单,说是为李敏定了辆车子,但3700元的税费需要李敏自己交。李敏大呼惊喜,第二天就把3700元的现金打到了周强提供的一个账户上。

住了几天后,周强还趁着自己休息的时间带李敏去逛了几个楼盘,说要送李敏一套别墅。李敏的妈妈有时也会跟着一起。

“等我们买了大房子,就把老人接过来一起住。”周强的嘴巴很甜,很讨老人喜欢。李敏也觉得自己找对人了,在生活上对周强更加体贴,她每次去逛街也总记得给周强买几件衣服,外套、睡衣,从里到外花了李敏1000多元。

她还收到一张银行卡

“里面有130万暂时被冻结”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着,李敏沉浸在幸福之中,直到有一天她忽然接到了周强朋友王斌的电话。

“周强出事了!”电话那头言语里充满责怪。“他又是买别墅,又是买汽车的,太张扬了。”他说,周强已经被纪委调查,周强的电话也被监听了。

李敏坐卧不安,接下来的几天周强都没有回家。

12月16日,小区门卫让李敏到楼下去取包裹。从门卫的手里,她接过一把鲜红的玫瑰和一个信封,这是周强寄的。

“都什么时候了,他还这样。”李敏很心疼,回到家赶忙拆开信封,信是周强的母亲写来的。

“我未见面的儿媳,你好……”信里周强的母亲说,现在她把儿子托付给李敏了,随信还寄来一张银行卡和两张“北京军区军属津贴登记表”。

李敏正沉浸在感动中,一个陌生的号码打到了她的手机上,是周强。

“老婆,我没事,你放心吧。”周强说现在打电话还不方便,要长话短说,他主要是叮嘱李敏要把母亲寄来的银行卡和表格放好。

周强还说,银行卡里有130万元,因为他现在被调查,被暂时冻结了;那两张登记表则是专门为李敏母女准备的,只要李敏和周强结婚了,她们就可以享受部队津贴……

车子房子没影子,又要借2万

2011年12月21日,周强还没有回来,但是这几天他的电话明显多了起来。

“你先拿2万元钱给王斌吧,他有急用。”在电话里周强告诉李敏,还让李敏准备好身份证和户口本的复印件,一起交给王斌,给她买的车子要办下来了。

“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李敏有些生气了,但周强还是没有给她一个确切的时间。

挂了电话,李敏一个人呆在家里开始思考起这段感情。“他不会是骗子吧?”

“车子买了这么久了还没见影子,别墅逛了五六个楼盘了也没见影子,寄来的银行卡账户也是冻结的,现在又让我拿2万元给一个面都没见过的朋友。”

李敏越想越怕,周强除了给自己这些“空头支票”外,其他的什么都没给,倒是自己已经为周强花了接近8000元。

李敏不敢再想下去了,开门下楼,径直走向了小区门口的交巡警平台。

很快北部新区分局的民警们印证了李敏的猜测。落网后的周强承认,他根本不是什么国安局的,名字也都是虚构的。他叫李立,綦江人,初中毕业,曾因抢劫、诈骗、盗窃三进宫,在和李敏交往前的几个月,他才刚刚出狱。

(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本报记者 孙子麟

●今年2月13日,渝北区检察院收到北部新区分局关于李立涉嫌招摇撞骗罪的案件材料后,安排检察官依法讯问了李立,对于自己的行为李立供认不讳。

为保护被害人李敏的权益,尽快追回损失,渝北检察院启动快速办案机制,在侦查、批捕、起诉等环节全面提速。3月22日,涉嫌招摇撞骗罪的李立已经被渝北检察院提起公诉。

石家庄毛泽东纪念章

湖南护杆条

四川弹簧弯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