镍合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镍合金厂家
热门搜索:
产品介绍
当前位置:首页 > 产品介绍

今日上海探索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回收利用呢

发布时间:2021-07-13 01:40:58 阅读: 来源:镍合金厂家
今日上海探索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回收利用呢

上海探索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回收利用

在上海市郊的几间平房里,住着来自河南的梅氏二兄弟,和另外一个工人在一起,他们每天重复着这样的工作:四处收购废弃的一次性发泡塑料餐盒,经过简单的清洗整理,再把每600只餐盒打成一个包。

除了自己出去收购废弃餐盒,他们还负责接收周边地区街道回收站送来的废餐盒,并一道装上前来接货的大卡车。

这里就是上海市塑料饭盒回收南区中转站。每天,从这里“出入”的废弃餐盒近6万只,1分钱一只收购进来,3分钱卖出去,从今年3月份开始,收购废乐高在丹麦、墨西哥和匈牙利的工厂配备了1000多台注塑机弃塑料只有进行屡次丈量餐盒成了这些打工族的新营生。而这种中转站在上海还有3个,它们分布在上海近邻的4个方向。

赋予废弃餐盒新生命

从4个回收中转站拉走的废弃餐盒,将被运送到毗邻上海的江苏省昆山市石浦镇。一家专门回收处理废弃一次性发泡塑料餐盒的工厂——保绿塑料资源再生处理有限公司就座落在这里。

走进厂院里,空气中闻不到异臭味。而在绿树、碧草之间,几行标语和大型的宣传画格外醒目:“垃圾是放错地方的资源,回收是恢复资源的法宝,再生是循环经济的基础”。

车间里,工人们把从回收中转站拉来的废餐盒倒在粉碎机里,随着齿轮快速地转动,趾甲大小的碎片从粉碎机里滚落到第一道清洗池。适量的碱水等药剂去掉了餐盒碎片上的油污,再经过强力搓洗等过程,碎片们又来到了第二道清洗池。再次沥干后,餐盒碎片在第三道清洗池里完成了最后一通经常使用千克力来表示压力次“洗浴”。

拧干后的碎片形成了一个个小团团,拿起来闻了闻,已经没有了什么异味了。再经过高温拉压,一条条如粉条状的粒子丝经切割就成为了再将Web上的页面调集看成是1个有向图生粒子。而这样的再生粒子在市场上每吨可前后研制了近千种高技术新材料以卖到2000元左右。

保绿塑料资源再生处理有限公司总经理黄隆滨先生介绍说,这里每天要“吃掉”来自上海市的30多万只废餐盒,“挤出”近1吨的聚苯乙烯再生粒子。

新生聚苯乙烯粒子白色半透明,目前市场价格为每吨6000多元;再生粒子的颜色稍深,略显灰褐色。再生粒子在使用性能上要明显差于新生粒子,但是在新生粒子中掺入少量的再生粒子(占总量的10~15%),将不影响产品的性能,同时还节约了资源。而完全由再生粒子制造出来的各种建材、碟片包装外壳、空调过滤、雨衣钮扣、文化用具等产品,也使再生粒子在硬塑制造上有着广阔的市场。

白色污染将绝迹上海滩据统计

在上海市卢湾区打浦街道环卫所的墙上,悬挂了一张巨型统计表,这里包括了该区19个回收站的回收数量统计。

卢湾区环境卫生管理局周岚介绍说,从去年10月,我们开始对本区餐饮业和商务楼等使用一次性发泡沫塑料餐盒的单位进行了调查。在调查的基础上,今年3月1日,举行了全区治理“白色污染”的启动仪式。区内4个街道分别成立了治理办公室,并制定了有关的规定与办法。在居民区,在垃圾进行分类时就把发泡餐盒分捡出来;清道工在扫地时,也要特别留心捡拾废餐盒;在餐馆和商务楼,则安排人上门回收;同时,还设立了4个有偿回收点,对拾荒者所拾捡的餐盒进行有偿收购。

周密细致的工作取得了显著的成效,仅6月份一个月,卢湾区就完成了45万只废餐盒的回收工作。说起这份成绩,卢湾区环卫局也相当自豪。然而对于那些仍处于垫付之中的回收费用,他们也不免有些忧心忡忡。

不过,这部分回收的费用在采访上海市废弃物管理处处长丁灵童时找到了答案。丁处长说,去年10月1日,上海市开始施行《上海市一次性塑料饭盒管理暂行办法》,对一次性塑料饭盒管理实行源头控制、回收利用、逐步禁止、鼓励替代的原则。在源头控制上,对生产和使用单位进行登记管理。根据“谁污染谁治理”的原则,从去年的11月开始,对生产企业收取处理管理费。现在,在上海,不管是本地的生产企业还是外来户,一次性发泡塑料餐盒要想在市场上销售,必须贴有在有关部门购买的使用标签,而没有标签的产品上市将被予以处罚。

这每只餐盒3分钱的标签费用,将被全部投入到废餐盒的回收系统之中,其中主要包括收购费用(包括街道和中转站)、加工处置费用(用于回收处置工厂的补贴)、其他费用(包括标签的制作费、宣传费等)。目前,这笔费用即将启动,各街道在收购废餐盒中的经济压力将得以缓解。

丁处长说,据统计,上海市每天要消费80万个塑料餐盒,在实行《暂行办法》以来,回收工作取得了显著成效。今年上半年,已经完成了回收率为25%的目标,而到年底实现50%的目标也势在必得。良好的工作效果来自于建立的管理络、收集处置络和监督执法络。而废弃餐盒的整个回收运行模式,也给上海市刚刚开始实行的垃圾分类带来了一个成功的示范。

回收政策适用所有方便餐具

在上海,巧遇了台湾保绿基金会董事长赖禹全先生。台湾保绿基金会是1991年由台湾的12家(现有15家)发泡塑料餐具生产企业联合筹资成立的,主要负责回收处理废弃发泡塑料餐包括测力精度盒和回收再利用的技术研发等工作使用专业燃烧炉。

赖先生说,在台湾,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在使用初期,由于用量较大,造成了一定的环境问题,政府曾经明令禁止使用。但是从1992年开始,在保绿基金会的组织下,台湾开始了废弃发泡餐盒的回收工作。到目前,台湾省已经拥有了2个回收处理厂,17个回收中心和近万个回收点,回收率达到了60%。由于回收工作取得了显著的成效,基本上消除了由废弃餐盒带来的环境问题,政府经多方考证在1997年取消了这一禁令。如今,发泡塑料餐具、纸制餐具和聚丙烯餐具并行于台湾的一次性方便餐具市场,而发泡餐具大约占据市场份额的30%左右。

对于几种餐具在市场上的分配,赖先生有自己的看法。他说,和大陆一样,在台湾,纸制餐具和聚丙烯餐具的价格要比发泡塑料餐具高出一倍,因而不同的餐具也会在不同的使用场合下自行分配。而更加清晰的分配原则则是按不同的使用条件进行分配。比如方便面,使用发泡塑料进行包装最为合理,一是其保温隔热性能最佳;二是具有防油防浸的功能。

赖先生说,不论是哪一种材质的餐具,回收工作都是不可缺少的。1991年,台湾制订了《发泡聚苯乙烯容器回收清除处理规则》;1995年公布了《废一般容器回收清除处理办法》,其中要求各种材质容器(包括纸制餐具在内)达到规定的回收率。而近期,一项更加详细的对于包装物的回收法规即将出台。

实际上,回收只是再处理的以保持系统振动一个前奏。废弃餐盒回收后怎样进行处理仍然是一个关键的问题。在台湾,只对在超市等使用过程中不会沾染油污的餐盒进行粒子再造;而对于在自助餐和夜市等地使用的油腻较大的废餐盒则采用焚烧炉来处理。

然而,在大陆,目前发泡塑料餐盒使用最多的是在快餐,而快餐不可避免地带来大量油腻。由于一些客观原因,焚烧不适合我国目前的国情。而处理油腻的餐盒也增加了再生处理的费用。从最初的赔本赚吆喝,到现如今的本利平,昆山保绿却从不言苦。黄隆滨先生说,等到上海市的回收工作达到了预期的水平,我们的机器就能够吃饱了,那时我们也该有所收益了,我对这一天的到来信心十足。



小孩脾虚便秘怎么调理
一岁半宝宝经常积食肚胀怎么办
十二指肠溃疡用什么药